试酒-W

星辰大海

心腔【三十二 】

稍微有点长,没注意字数,但是分两章感觉又有点短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李易峰的哥哥。老袁有点疑惑,他把手往身上的围裙上擦了擦,让他进到屋里来:“啊,易峰同学的哥哥,”他说着笑了起来,“我正在做饭呢,快进来,吃过晚饭了吗,一起吧。”伟霆微微点了点头走了进去,但是他站在了沙发旁边,并没有坐下去。他的语气温和又礼貌,可是眼底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放松,他只是说:“谢谢老师,李易峰在吗?”

老袁有点警惕起来,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伟霆,露出些许不信任的神色。

伟霆低下头,摸出了他的手机,把手机的屏保给老袁看。屏保的清晰度不是很好,但依然很容易就能看出来画面是两个脑袋靠在一起的男孩子,他们都是笑笑的模样...

心腔【三十一】

伟霆坐在车上点了一支烟。他冷静了半天,终于驱车前往了辖区的派出所。他本来打算找个人来帮他开车,但是一翻通讯录,居然找不出这么一个人。秦安吗?不行,工作上的事就够了,他不想秦安太介入他的私人生活。方林申吗?更不行,人远在千里之外,帮不上什么忙。

一支烟抽完伟霆终于找回了一些行动力,他迅速把车窗摇下来,让车里的烟味散出去一些,没有再犹豫就往目的地赶去。

这不是伟霆第一次来派出所,相反已经来过很多次。其中有一次还是来保释因为聚众斗殴而被拘留的易峰。

这一次呢?

派出所里很忙碌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做。大家都步履匆匆,有一个民警叼着烟皱着眉翻资料,从伟霆身边走过去,仿佛是不经意间撞到了他的肩膀;...

心腔【三十】

不知不觉三十章了

——————

观光电梯里人并不多,算上秦安和易峰也就三四个人,易峰先进去,站在最前面,秦安跟进来,站在他身后,为他隔出一个相对隐私的空间。电梯无声地往上升,易峰也往外看。

餐厅邻水,水面上又安装了彩色的琉璃灯,颜色不突兀,是暖暖的淡橘色。彩灯围出不规则的图案,电梯升得高了才看得出来是几只熊猫的样子。易峰低着头看,还能隐隐约约看到泠泠的水光。

中途停顿了两次,电梯才到了顶层。易峰转身走出去,低声问:“秦安哥,你有什么想吃的吗,我请客。”秦安还没来得及说话,就有服务生迎了上来,是个面容姣好的姑娘。她甜甜地笑着把手里的一株玫瑰花递到易峰手上,说:“欢迎您的光临。”

易峰接...

心腔【二十九】

最近忙了点事,感觉忙的结果也不是特别好,郁闷- -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多好看的眼睛。

易峰迷迷糊糊地想。他盯着伟霆看,朦胧中翘起了嘴角,勾出小猫一样的弧度。他仿佛又做起了梦,不同的是,这是个美梦。

伟霆的双眼慢慢聚了焦,看着易峰贴近他的模样,连眼神都是散的,软乎乎,像一种什么小动物。伟霆伸手把被子的边角压住,然后轻轻摸了摸易峰的脑袋,自己抬了抬头,下巴抵在了他温柔的发旋上。易峰动都没动,想说话,又懒得张嘴。他听到伟霆哑着嗓子低声说:“醒这么早。昨晚没睡好,怎么不多睡会儿。”

易峰安心地缩在他怀里:“忽然就醒了……哥,这星期出差几天呀。”

“……不去,”伟霆隔了...

心腔【二十八】

刷微博激动了两天

——————

伟霆低头看着他的手。他弟弟的手是很好看的,那只手已经脱去了少年时的稚气,手背上的五个圆圆的小窝也不见了,已经变成了圆润优美的骨节,手一用力就绷出漂亮的弧线。

“小圆窝都没了,”伟霆说着伸手覆在他的手上,轻轻摩挲了一下,“你那时候多可爱,还那么小,手牵着像握猫爪子。”

易峰也不把手抽回来:“我现在不可爱吗?”他一问出来,自己都笑了。

伟霆也跟着笑:“你现在,挺好看的,不可爱。”

低着头和面粉斗争的方林申仿佛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,嘴里还在喊:“快来看看,太可怕了,这究竟怎么揉出个样子来。”

伟霆把方林申和易峰一起赶出厨房了。“快走,”他推着方林申的肩膀,...

心腔【二十七】

转眼之间,一年又一年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教授把一长串公式写在黑板上,足足写了半黑板。直到最后一个字母写完,他才直起了腰,用手背扶了扶眼镜。他年纪不大,但是却不苟言笑,严肃又古板,不像是学物理的人。

但他确实是。学物理的人,要么年轻得要死,要么就是蓬头历齿鹤发鸡皮。一种是早早就展露了天才的人,另一种就简单了,只要天才没走偏就可以。

易峰高中的物理老师是个胖胖的中年人,他的女儿就和易峰同班。老师姓郝,第一天作为班主任自我介绍的时候,他笑眯眯地说,我姓郝,以后就是你们的郝老师,不管你们觉得我好不好,我都是郝老师。然后他在黑板上画了一只栩栩如生的简笔直升机。直升机上挂了一面旗帜,上面写:...

心腔【二十六】

心跳声真好听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光亮在这一头,门的那一头黑得不像话。

易峰盯着门边的黑暗看,连呼吸都放缓了。爸爸不可能就这么回来,况且他有钥匙;已经很晚了,更不可能是赵叔。家里的房子离市区其实有一点距离,是个安静的所在。平时待惯了不觉得,现在忽然响起敲门声,倒是让易峰有点不踏实。

他慢慢站了起来,手里没点燃的蜡烛还攥在手里。

略顿了顿,敲门声又响了起来,还是三声,不轻不重。易峰把手里的蜡烛伸过去在亮的烛火上引了一下,点燃了。他放轻脚步走到了门边去,隔着门问:“谁?”

“我。”门外有人回答。

易峰愣了一下,这个声音实在太过于熟悉了。他没有再问第二遍,而是猛地拉开了门。易峰手中烛...

心腔【二十五】

“命运敲定了要这么发生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易峰的手触到了电脑屏幕,他猛然回过神来,看到伟霆的笑容收了回去,变成了那副冷漠疏远的模样,像是发火的前兆。可奇怪的是他居然不是特别怕,他依然怔怔地坐在屏幕前,看着伟霆高挺的鼻梁发呆。

“转头。”易峰听到伟霆在说话,还看到他的手指轻轻往旁边勾了一下,像什么奇特的魔咒一样,易峰乖乖转了转头。他脸颊上那个粉色的像小嘴一样的伤口暴露在了摄像头底下。

伟霆皱着眉看了看,然后问他:“怎么搞的。”

“吃饭的时候有人打架,”易峰回过头看着屏幕说,“扔过来的玻璃杯子碎了,跳起来就割了一道口子。”伟霆似乎得到了一个还算满意的答案,他重新站了起来,背过身开始解...

心腔【二十四】

默默涨了好多粉,你们快出来给我点赞,要不然我会觉得都是僵尸粉

我的小读者都好厉害,人家都是讨论剧情,我的小读者上来就夸:酒酒真棒!哈哈哈哈哈哈哈给你们笔芯【请一秒从哈里面找出给字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方林申听了这句话,忽然也皱住了眉头。“我靠,”他好像放心了,不等温厉过去,自己扭了头,“没他妈的本事灌什么黄汤!”说着随手抄起了一个空酒瓶对着一个醉汉的后脑勺就砸了过去。

这回轮到温厉去拽方林申了,连易峰都站了起来。

“林申,”温厉抓着他的胳膊往后一拉,“你去看看弟弟,这里交给我。你下手没轻没重的。”方林申张牙舞爪地被温厉推了回来,看着站在那儿的易峰,又赶紧去看他的脸。

“没事吧,...

心腔【二十三】

还没到十二点

感觉峰峰好酷啊,马上要有人揭发他了我好开心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伟霆不爱照相。不爱照自己,也不爱照风景,更不爱照别人。他手机里最多的照片都是投影仪投出来的课件,邮件的截图,自己随手写的备忘,还有一些论文的开题报告和大纲,没事就拿出来看看,理理思路。

他不爱照相已经到了方林申都惊讶的地步了。再小一点的时候,正处在叛逆期的时候,他们一起在外面横冲直撞,看谁不顺眼就教训谁,有一次有人拿照相机拍了伟霆和方林申,还说自己是星探。

星不星探的另说,伟霆让那人把照片删了,那人不删。伟霆二话不说狠狠抽了两口烟,把烟蒂往地上一扔,一脚碾上去。然后手一伸,就把人家的照相机夺过来了。看...

©试酒-W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