试酒-W

半生心思,一壺江山

青白番外之亮若晨星

前几天偶然听到几首歌,感觉时间一下子倒退到了好几年前。忽然就很想念他们,随便翻了翻以前写的文章,感觉里面还是有很多的不足,自己再读甚是不满。难得当时有一腔热忱,写起来还算顺畅。

要在这里感谢大家的包容和鼓励。

看来看去,水生的番外有了,世轩的也有了。只有我的陈星,起稿的日期还留在2017年的8月,一直没有写完。细细琢磨了一下,感觉为他续上这个番外,也算对陈星的一个交代。如果有格外偏爱陈星的读者,也算是对读者的一个交代。

这一篇里严肃的事写得少,一怕屏蔽,不知道要怎么修改;二是希望轻松一些,让大家看看小陈星的成长史23333

正好今天8.13,那个属于我们的夏天和日期,多么美好呀。

—...

我这?忽然回来看看想着填个坑什么的_(´_`」 ∠)_

这一大堆消息看得我都懵了…

为了忘却的纪念

真正的卢沟桥事变80年前的这个时间正在进行。

80年啦,怎么都不能忘啊,为我自己,为友为仇,在明与暗,生与死,过去与未来之际,将一切献到人与兽,爱与不爱者之前作证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1937年7月7号那一天,宁致远像往常一样把自己的军装外套从衣架上取下来,套在身上,然后把风纪扣扣好,去开会。

说是开会,其实是去参加一个高级干部学习班。每年都会举办,只是地点每次都不同。1936年的时候是在上海,当时有三个名额,一个是他自己,一个是文世轩,另一个是给了谁就不知道了。可惜的是当时因为琐事缠身,学业又实在紧张,没有时间去参加,说好的和文世轩一起去,可是最后只有文世轩一个人去参加了学习班。一去就是...

【越苏·清明祭·三年当归】——《月中天》越苏

我今因病魂颠倒,唯梦闲人不梦君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如果有来世,师兄要变成什么?”

“屠苏呢?”

“没有想好,不过倒不如变成霄河。”


陵越又醒了。他慢慢睁开眼睛,听着窗外的风声,不急不缓,仿佛还带着春日的气息,不似冬日那般寒冷。屋檐上的小铃铛在风声中发出悦耳清脆的“叮铃”声,被弯弯的月亮一照,竟然也闪动起来。陵越起身走到窗前,看桌上还未收好的纸笔放得凌乱,提起笔来想写些什么,站了半晌,轻轻叹了口气,还是把笔放下了。

除了面对屠苏的时候,他很少叹气。偏偏屠苏不喜欢听他叹气,每次他一叹气,屠苏便皱着眉,也不说话,就是皱眉。

陵越也看不得屠苏皱眉,他只好不在屠苏...

“我看了流星,我再看你 ,
像又是一闪飞光掠过我的心。”

我算了算,这是陪你的第三个生日啦。当年我还是个发誓绝不追星的人,觉得自己不想喜欢任何人,不想付出爱,不想和别人分享世上美好的事。
但是命运好像听到了我说的话,它暗暗地把你送到我生命里来了,它不明所以地笑了笑,说我就喜欢听人们啪啪打脸的声音。
啊,脸好痛。
我遇见你的时候是7.15号。你就坐在天墉城一脸严肃地吃藕。我心里咯噔一下,预感到了不妙。果然,我一头扎进去,再也没出来。我也不想出来了。
我要感谢你的事有很多啊,因为你,我收获了珍贵的友情,点了很多技能,学会了坚持,哭的稀里哗啦可是一看到你的照片我就能笑出来,你是我力量的源泉。
我那么善妒...

废话

我前两天看了一个帖子。帖子不算长,大概是说喜欢一个人这件事。准确地说,是两个几乎不可能在一起的人之间的事。

里面有两句话我辗转几日,还是睁眼想起,闭眼想起,怎么都忘不掉。

其中一句是去见到喜欢的那个男孩子,作者说,其实也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恨,也无关友情爱情,就是觉得无言以对无话可说,也无法挣脱。你说干了这杯酒,往事再也不回头。但不管喝多少酒,他一来,你还是和他走。

我看完觉得唏嘘,但到了后面就觉得难过。

后面说,这将近一整年的煎熬,仿佛有了尽头。我如同在黑暗中四处摸索的疲惫旅人,终于在一次伸手之后戳碰到了对方的指尖,带着生命的温热。我连一秒都没有拥有过他,却感觉失去了他千万次。

我也不...

无题

得半日之闲,可抵十年的尘梦。

在某个飘雪的夜晚,他们会再一次站在外白渡桥上,吹着冷风,裹着围巾,抽同一支烟。

再用口琴吹一曲Bella ciao

他醉眼朦胧地说,这曲子只吹给爱人听。

——

等我忙过这仨月,我一定填坑【哭


白杏 世轩番外——君来有声

我可喜欢世轩了,明知不可为而为之,虽千万人吾往矣,他的家国情深他的精神是别人换一副皮囊就能偷去的吗?不可能

世轩是我学习的榜样

————

文世轩最喜欢的人,其实是安逸尘。他与安逸尘识于微时,那时他们还都是少年模样,虽然交情不深,可是却能够交心,实属难得。至于政党的不同,这都是令文世轩难过的后话,暂且不提。

而文世轩最不放心的人,则是宁致远。

宁致远是和他一起长大的人,他一向知道宁致远的性格和脾气,总是怕他有一天吃了大亏。有些亏说吃就吃,就算有指导员和戴先生对他百般回护,也架不住他横行霸道随心所欲。

他总是长不大,总是像个孩子。他有时候会有不可思议的天真和赤诚,也会一头陷进让他狂热的...

心腔【十九】

————

作为一个哥哥,伟霆觉得自己以前实在很不尽职尽责。尤其是在和伊森聊过之后,这种感觉就更加强烈。那天晚上他挂掉了电话,然后便失眠了。

失眠是很少有的事,他的睡眠质量极高,并且在很多时候,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占据着他的心,甚至达到让他失眠的地步。伊森曾经因为这件事情还很好奇地问过他:William,为什么感觉你是一个什么都不往心里去的人?

伟霆想了想,觉得自己确实没什么好往心里去,就和伊森开玩笑说,因为我洒脱。

说罢大家笑一下也就过去了,可是这个夜晚他居然失眠了。

伟霆怕再一次打扰伊森休息,便也没有开灯,他靠着床默默坐了一会儿,然后摁亮了手机。他翻了翻自己的记事本,查看了一下近

心腔【十八】

看了一下大家的留言,总结一下就是“啊啊啊”还有好甜好甜

还是提醒一下方向不要错233

你们这么可爱你们自己知道吗

ლ(•̀ _ •́ ლ)
————

这个电话打完,易峰脸都红了。他喊了几声“哥”,喊得空荡荡的客厅里到处都是回音,震到耳边嗡嗡直响,连眼睛都要花了。

伟霆在另一头笑罢,又简单聊了两句就低声劝他挂了电话。他在原地站了良久,转身去厨房开冰箱,拿出冰水来喝了一杯,喝完还嚼了两块冰。只觉得莫名其妙的烦躁,看看窗外,早上的时候虽然有太阳,可是也不觉得热。下午可能会热一点吧。易峰想了想脱了校服下面的厚T恤,把短袖换上了。

易峰下午去学校的时候居然又看到了方林申,方林申穿了一...

©试酒-W | Powered by LOFTER